对妻子无中生有的嫉妒其实与母亲有关

 他28岁,相貌英俊,神情疲惫,如约来到咨询室,刚一坐下,就开始娓娓道来。

 来访者自述

 我与妻子是大学同班同学,她不是很漂亮的那种,但很耐看,而且知书达理,气质高雅,喜欢她的男生很多。很长一段时间,我只敢默默地暗恋她,因为自己来自农村,家境不好,而她的父母都是知识分子。直到她失恋后,我才敢站出来关心她、安慰她,表达对她的爱慕之情,最终我们走到了一起。

  后来我们结婚了。在生活上,我对她无微不至地关怀体贴,甚至百依百顺。但心里总是感觉不踏实,似乎感觉到她随时都有可能离开我似的。为了更安全起见,我不愿意她过多参加各种聚会活动。刚开始她毫不犹豫就答应了。在婚后的第一年,她的确很少与外界联系。为了让她没有机会“犯错误”,我尽可能与她呆在一起,毫无怨言地接送她上下班,任劳任怨地陪她逛街、逛商店,替她干这干那,就像一个随身侍卫一样。刚开始她还挺感动的,觉得自己很幸福。但渐渐感觉到她越来越不耐烦,这更加使我惶恐不安,仿佛危险正在步步逼近。

  我仔细地搜集各种危险的蛛丝马迹。比如偷偷查看她的手机短信、来电显示,甚至会定期偷偷打印她的通话记录,看看她究竟都和什么样的人通话聊天。不过,我确实没有找到明显的确凿的证据。她的电话不少,打给男性的也不少,但并没有什么固定的“危险对象”。尽管如此,我还是不死心,找不到并不代表没有,也许她隐藏得很深。我甚至还曾经跟踪过她。平时在她与朋友聊天时我总想套出点秘密来,因为我相信相交较深的密友之间往往是无话不谈的,如果她有什么秘密,想必她的好友一定知道。

  真是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样的事情多了,自然她就感觉到了。于是我们的争吵逐渐增多,有时吵得厉害的时候,她会夺门而去。这时候我就会立刻软下来,急忙追上去,忙不迭地说道歉对不起,求她原谅,想尽办法把她拉回来。因为我听到过很多这样的故事,都是说当一个女人和男友或是丈夫闹情绪时,会很容易投入到另一个男人的怀抱,这是我最害怕的事情。

  但这样的日子也实在是一种煎熬,我的情绪日渐低落,身体逐渐衰退。每天无论干什么事情,脑子都绷得紧紧的,无时无刻都在想着怎样解决“妻子外遇问题”,失眠就是这样形成的。深更半夜睡不着觉,看着马路上驶过的汽车灯光在窗外晃过,就仿佛看到很多男人色迷迷的眼光在妻子身上扫荡,不由得心如刀绞、痛不欲生。

  为了缓解胡思乱想的痛苦,我尝试着与妻子“开诚布公”地谈论这件事情,但每次都闹得不欢而散。一开始,她还会很耐心地向我解释保证,叫我不要疑神疑鬼、自寻烦恼。但几次以后,她就变得很不耐烦,甚至赌气地说:“是的,我就是在外面有情人,而且还有很多的情人,他们都比你强,比你帅,比你有钱。只要你不在我的身边,我就一定会去找情人,所有的男人都喜欢我,都想让我做他们的情人!你满意了吗?”

  我承认她确实对我很好,但我总是不由自主地胡思乱想。我总在问自己:她为什么会喜欢我呢?她条件那么好,有那么多比我优秀的人追求她,也许她另有情人?和我结婚只是为了“掩人耳目”?我用了种种办法寻找这个情人,但无论我怎样努力,这个情人好象有极高的反间谍技术和隐身术,让我至今未能捕获任何关于“他”的信息。

 成长经历

  我是家里最小的惟一的男孩,上有两个姐姐,父母把我视为掌上明珠,尤其是母亲更是对我溺爱有加。母亲强势能干,父亲显得比较懦弱无能,常被母亲瞧不起。小时候的我特粘母亲。当母亲抱着其他的孩子时,我会气得脸都变形,并大哭不止,稍大一点甚至会冲过去把那个小孩扯下来,或者打那个小孩。当母亲对父亲表现亲热的时候,我会不高兴,找一些碴儿发脾气。

 在我童年的时候,村里就流传着这样的风言风语:说我母亲和镇上的一个干部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小时候母亲带我到镇上赶集,似乎模模糊糊地看到母亲与那干部的暧昧关系,母亲似乎对那个干部很欣赏崇拜。

 我从小就天资聪颖,学习成绩在班上总是名列前茅,所以母亲决定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让我读书,让我以后能做国家干部,出人头地。记得有一次,父母之间的谈话被我偷偷听到了:父亲说让我考大学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梦,为了这样一个不切实际的梦花费那么大的财力,实在不值得。他说谁家谁家的孩子因为读书花费了多少多少钱,到头来还不是面朝黄土背朝天地“修理地球”。可是母亲却坚定地认为我天生就是一块读书的料,肯定能考上大学。只要我能有出息,她再苦再累也心甘情愿,也再所不惜。我感动得流下了眼泪。当时我就暗暗发誓:无论如何都要考上大学,决不辜负母亲的期望。

 妻子陈述

 我觉得这个婚姻真的没法过下去了,无论我怎么做,他就是不信任我,觉得我不是真心爱他。我承认,我是在情感最低谷的时候爱上他的,那时他默默地关心我、安慰我,没有任何轻薄之举。但我爱上他并不是一时冲动,我觉得他是一个踏实可靠的人,没有任何乘人之危的意思。另外他勤奋刻苦,才思敏捷,逻辑思维能力很强,这些都是我很欣赏的。有一次,他解决了一个困扰大家很久的编程问题,我甚至都崇拜他了!对于他的不足之处,比如家穷、见识少,我一点都不在乎,我家里不缺钱,生活上的消费没什么问题。见识少更显得单纯可爱,胜过城里长大的那些浮华子弟。我父母都是知识分子,通情达理,并无任何轻视这个穷女婿的表现;而我的女友们也没有哪个贬低他,相反,很多女友都夸他长得帅。

 刚结婚时,他对我关怀体贴、百依百顺,再忙再累也要接送我上下班,周末也总是陪着我,让我很感动,也使身边的人羡慕不已。他不愿意我参加社交活动,我也都顺从他。可是我发现他总是怀疑我,老查我的手机,并且向我的女友打听我的情况,甚至有一次我居然发现他跟踪我。我一再向他保证、承诺、解释,他就是不信。我真不明白,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心理分析

 在穷小子和富家小姐的婚姻里,男人无端怀疑妻子有外遇是很常见的事情。反过来在灰姑娘与白马王子的婚姻里也是一样的。

 当这个男人不相信自己配得上拥有对方的爱时,他自然会怀疑这个感情可能不是真的。他会想:她为什么会嫁给我呢?她究竟图的是什么?我是这么的穷!她该不会是一时头脑发热嫁给我的吧?如果真是这样,她就不可能死心塌地跟着我。如果这个男人扪心自问,却找不到对方爱自己的充分理由,他就会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认为对方肯定会在某一天突然醒悟过来就不再爱自己了。

  人都会有一种非常奇妙的心理,当我们获得一笔意外的财富时,我们的内心深处会有一个“良知”在责问自己:“这个东西真的是我应得的吗?”如果不是,我们会下意识地做出一些事情,把这个“不义之财”放掉。吸引力法则认为:首先要在你心灵里拥有这个东西,你才会把这个东西吸引到你的身边来。如果你心灵里没有这个东西,就算偶然碰到了,你也吸引不住它,以至于让它白白流走。你关注什么,你的生活中将出现什么,无论你是否想要。你认为自己不配拥有,你自然就会失去它。当然,在意识中,我们不会发现这一点。比如通过赌博轻易就得到的钱,人往往不会珍惜,会很快把这些钱消费掉,就是这个道理。他绝对不会把这些钱与自己辛苦挣来的血汗钱同等看待,认真安排用途或储蓄或投资。对待钱财是这个态度,对待其他的意外收获自然也是一样的道理,哪怕这个意外收获是一个美女,往往也逃脱不了这个规律。

  对本文的主人公来说,也是如此。他能够获得妻子的爱是他意料之外的,他的潜意识不相信这是真的,这样的可能性简直就像天上掉下个大批萨饼落到自己头上一样不可思议。而妻子对他越好,他心里就越不踏实。他实在弄不明白:一个富家女孩为什么会喜欢自己?因此他不断地胡思乱想:她可能另有情人?因为某种原因不敢光明正大地在一起,和自己结婚只是为了“掩人耳目”?他试图想尽一切办法找出这个“情人”。但是,无论他怎样努力,这个“情人”似乎有极高的反间谍技术或是隐身术,所以他至今未能获得关于这个隐形情敌的任何信息。

  另外,我们从他童年的家庭背景和成长经历也可以找到他无中生有嫉妒的潜意识的深层原因:作为家里惟一的儿子,他深受母亲宠爱甚至可以说是溺爱,导致他有很强的恋母情结,对母亲的爱有强烈的独占欲,希望母亲永远只是属于他一个人的,不要对任何其他人表现亲热。所以他绝对不能容忍母亲抱其他任何孩子,否则会醋意大发,哭闹不止,甚至会冲过去打那个孩子。这样的儿童心理并不奇怪,按照弗洛伊德大师的说法,这是俄狄浦斯情结的典型表现。

和弗洛伊德对俄狄浦斯情结的描述很一致。他实际上对父亲也很嫉妒,嫉妒他和母亲之间的亲密关系,母亲虽然轻视父亲,但总会有一些亲热行为。每当母亲对父亲表现亲热时,他就会不高兴,找碴儿发脾气,但对合法的父亲的嫉妒是不能轻易流露出来的,因为即使是孩子也知道,这样做是毫无道理的。

  在童年时,他就听到母亲与一位镇干部有着不清不楚的“风言风语”,可以推测出他会把对父亲的嫉妒转化为对镇干部的嫉妒。说起来真的不可思议,谁能想到,婚姻中他对妻子的嫉妒以及伴发的愤怒,实际上在他三四岁的时候已经萌芽了;谁能想到,婚姻中的种种喜怒哀乐,常常源自双方童年时其他的人(当然是重要人物)和事;谁能想到,婚姻中你承受的委曲,常常来自于一些你从来都不认识的人,以及他们所做的事情,只因为这些人曾经在你爱人的生命中出现过。

  母亲对他好,但是对其他男人也好,比如对父亲以及对镇干部。童年时,母亲对父亲或是对镇干部的亲热表现使他有被欺骗感,因而对母亲产生愤怒。尤其是当“风言风语”出现后,这种被欺骗感就指向了母亲和镇干部的关系。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存在,那实际上就是彻头彻尾的欺骗,他也许会比父亲更加愤怒,虽然他只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屁孩。但是正因为这件事一直没有确凿的证据,所以他压抑的被欺骗的愤怒才无处发泄,一直储存在潜意识深处,在暗中不时激起惊涛骇浪,搅得自己无法安宁。另外,作为幼小的孩子,他只有得到母亲的爱才能存活下去,所以他会把对母亲的愤怒压抑到自己都不知道的潜意识深处。

  但是压抑的能量总想寻找一切机会表达出来,因为道德良心的压力不能对真实的对象发泄,就会找一个相似的或是象征的对象发泄出来。现在,他把这些积压的能量掉转方向,指向妻子。不错,妻子是对他好,但她也是女人。人的潜意识会把相似的东西看作是同一个东西。他潜意识中认为女人是会骗人的,因为母亲就曾“欺骗”过自己,所以妻子也很可能同样欺骗自己。

  弗洛伊德说过,在有俄狄浦斯情结的男性心中,女人只有两种:圣母和妓女。圣母是伟大、善良、美好的,但是你不能对她有任何非分之想;妓女是卑贱邪恶的,但是她可以满足男人的性需求。本文主人公对母亲的态度刚好是这样两个极端:在意识中他把母亲看做圣母;而在潜意识中他觉得母亲如同妓女。虽然他意识上绝对不愿意相信母亲会这样,他想象中的母亲应当是“完全圣洁的,即使和父亲也不应当有性关系”。但是在潜意识中他相当怀疑,甚至怀疑她“实际上很放荡”,所以他总想去验证这个事实。

  作为母亲更宠爱的人,他对父亲是有内疚感的,因为他看到父亲在家里没有地位,得到的关心最少。这样的内疚感会转化为认同父亲,特别是当更强者镇干部出现时,他和父亲之间无意识地就有了一种同盟感。就好象两个情敌,当发现第三个男人横刀夺爱时,会摒弃前嫌,共同对付那个新的劲敌。

  认同父亲的结果是在潜意识中把自己看做父亲,去完成父亲的未完心愿,就是证明这个私情是否真的存在。因而把妻子投射成母亲,把幼年时的关系移置到现在的关系中。他怀疑妻子也像母亲一样,暗地里背叛丈夫。他希望通过寻找一切蛛丝马迹,来证明事情的“真相”。因为他潜意识中认为母亲有私情是真的,所以他也需要证明妻子有“外遇”也同样是真的。即使现实中的妻子无数次证实了自己的清白,他潜意识中还是不断涌起继续寻找她是否有外遇的冲动。因为他将妻子等同于母亲,既然母亲有,所以他潜意识中的妻子也应该会有,没有也要有。

  通过这个案例,提醒那些遇到类似情况的妻子们,不要指望这样一个病态嫉妒狂的人能相信你。不论你有多少证明自己无辜的证据;不论你用了多少铁的事实证明了自己的“清白”;不论你通过了多少次对方给你精心设下的“考验”都没有用。如果对方潜意识中把你的形象和另一个的确有外遇的女性的形象“等同”了,那他就已经在潜意识中认定了你的罪,所需要的只是寻找罪证而已。暂时得不到罪证不能证明你无罪,只能说明你狡猾。

  所以,你所能做的只有:以自己有心理问题的名义让他陪同你去看心理专家;或者跟他离婚,让他爱怀疑谁就怀疑谁去。很多不胜其烦的妻子们干脆走另一条路:承认自己有外遇,让这件事尽早了结;或者干脆顺水推舟,找个外遇算了,免得只“担个虚名”。当然找心理咨询专家是上策,因为只有这条路才有可能标本兼治,彻底解决问题,而其它的路总会遗留一些隐患。反过来,对男性来说,遇到有病态嫉妒狂的妻子也是一样,绝对不能指望通过讲道理来让她明白。

 按理说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为什么还要纠缠不清呢?因为如果潜意识中积压的愤怒能量还存在,这些积压的愤怒情绪总想寻找机会表达出来,但是又不能毫无理由地发作,所以潜意识需要寻找一些理由来嫉妒,从而有机会把过去被母亲欺骗的愤怒情绪合情合理地表达出来。

 在潜意识中,他还有可能暗自希望妻子骗自己,真的有一个外遇,并且被他捉奸在床,这样他就有机会把自小所积攒的而一直没有机会爆发出来的那些被欺骗的情绪都合情合理地发泄、释放、表达出来。当然,在意识中,他肯定舍不得这个来之不易的婚姻。

  但人是复杂的,他潜意识中说不定也想离婚,从而找到另一个更合适的,当然最好是处女的新妻子。在潜意识中他还可能很希望有一次外遇,因而巴不得妻子先有一个外遇,好让自己有外遇变成是合情合理、顺理成章的事情。

  潜意识中希望对方有外遇还有很多好处:作为“过错方”,在日常生活中,妻子就矮自己一头了。自己就可以占据道德优势,拥有优越地位。而“过错方”只得放弃自己的许多权利——谁让你有错呢?如果妻子敢于反抗,就用她的过错来堵住她的觜巴,马上她就无话可说了,多么威风啊!

  一旦证实对方有外遇以后,很多男人还会不厌其烦地逼问具体细节,虽然明知有害无益。不断逼问两人是怎么认识的?发生过多少次性行为?性行为的具体细节如何?从时间体位到快感……被逼问者往往极不情愿诉说细节,但是占据道德优势的“审判者”却死缠烂打。“审判者”在追问细节的过程中,实际上存在着一种“窥淫和受虐”的快感,即试图“看到”对方的性过程,从而满足自己变态的性欲。虽然问的过程心如刀割,但是在这种痛苦中隐含着一种快感。当然,当事人不会承认这一点,但是,作为客观的观察者,我们发现这种情况很常见。甚至有不少男人,在没有嫉妒时,性能力“表现”很一般,但是在嫉妒的时候,会表现得异常“刚猛”。强烈的嫉妒情绪能够使他得到强烈的性满足,这也是嫉妒“上瘾”的原因之一。

  有许多被怀疑有外遇的人,虽然一开始清白得像汉白玉一样,但是后来,往往会真的有外遇。当他们有了外遇之后,那个本来就怀疑他们的配偶,会更加确信自己的怀疑:“你看,她真的有外遇,可见我以前的怀疑是正确的吧!”

  事实上,这并不能证明什么。如果我们深入地了解事情的真相,就会发现,被怀疑的配偶的外遇,在相当大程度上是由怀疑者诱发出来的。因为在夫妻关系中,最重要的是尊重与信任。怀疑就是不信任,不信任也行,但至少还应该有尊重,但如果怀疑者不断地无理取闹,攻击指责,那么连尊重也没有了,没有了信任与尊重,这个关系还能维持长久吗?自然外遇就顺理成章地产生了。

  还有,当一个人在你身边不断地说你有外遇,这实际上是一种心理暗示。被怀疑的一方长久地听对方说自己有外遇,天长日久,会觉得自己似乎应该有个外遇才对。

  有人说,嫉妒才说明一个人爱着。其实不然,嫉妒只能说明这个人对自己极不自信,是在自卑、矛盾的心情中爱着,而最纯的爱,无须嫉妒。

心理咨询找心灵通

电话:0755-22203425

手机:13530198979

QQ:2386133790

粤ICP备14060267号